各位主內弟兄姊妹:
 
願上主的平安與您們同在!

大齋期對信徒而言,可能會有一點矛盾或似是而非的感覺。就以大齋首日(聖灰日)和大齋期主日的禮儀為例,牧師在大齋首日用棕枝灰在我們額上塗劃十字時,會同時說:「你本是塵土,仍要歸於塵土」。這句話雖然道出了人的生命現實—有始、有終,但大家聽在心裏,總會覺得不是味兒,因為實在太沉重和灰暗了!不過,在主日禮儀的序文,又為我們帶來另一種心情:「你曾吩咐你忠誠的子民,滿懷喜樂為逾越節作準備。」

大家或許會覺得奇怪,為甚麼同一個節期,竟會為人帶來有兩種不同心情?一方面強調嚴肅的生死問題,但另一方面卻又吩咐人要歡喜快樂的面對?

這種矛盾的感覺是真實的,但要理解和解決這矛盾卻不困難,因為我們不是要捨棄其中一種心情,而是要讓兩者共存,亦即是在大齋期既有憂愁也有喜樂;既有眼淚也有笑聲,正如逾越奧蹟所表達的是主耶穌的死亡與復活,兩者不可分割。


現在就讓我們探討一下,大齋首日那天我們額上的兩個象徵—「塵土」和「十字架的記號」,好讓大家更加了解「大齋矛盾」的實質意義。

「塵土」的象徵源自創世記。上帝責備亞當不聽他的吩咐,吃了那樹的果子。上帝責罰亞當說:「你必汗流滿面才有食物可吃,直到你歸了土地,因為你是從土地而出的。你本是塵土,仍要歸回塵土。」(創三:19)


塵土的徵記也經常出現在舊約經文中,如詩篇、傳道書、約伯記,甚至是被稱為「多國的父」的亞伯拉罕,向上主為所多瑪求情時也用了此徵記,他說:「我雖只是塵土灰燼,還敢向主說話。」(創十八:27)

「塵土」這個象徵到底代表甚麼?對我們來說有甚麼意義呢?德國神學家拉內 (Karl Rahner) 認為:「這塵土和那塵土有何分別?其實沒有,因為大家都是一樣。塵土是沒有內涵,沒有形狀、空無、無色彩、隨處可見,也無處為家。」因此,上帝是要用塵土這個徵記提醒我們,人的生命像塵土一樣,也是空無和渺小的,只是「滄海一粟」,是宇宙中的一點微塵。如同塵土的我們,每天都在經驗塵土的限制和苦楚。我們在母胎中成型時,便已經開始踏上死亡的旅途。我們是受苦的生物,在肉體上,從年輕時臉上長痘癟開始,在成長中都受過大大小小不同的病痛煎熬,心靈和感情也曾受過衝擊、排斥、誤會、侮辱和唾棄,以致我們感覺沮喪、無奈甚或絕望。

以上所言是否太消極和可怕呢?是的,假若我們只集中看塵土這個象徵,自然會產生這種心情。但不要忘記,這個象徵並不完整,因為當牧師把棕枝灰塗在我們額上時,除了說「你是塵土,仍歸於塵土」之外,還用灰塗畫一個十字架記號。這個記號十分重要,因為它宣告了「塵土」已經得蒙救贖。這個十字架記號告訴我們,上帝的兒子因為取了肉身,跟我們一樣成為「塵土」,因此我們也可以對主耶穌說:「你是塵土,仍歸於塵土。」他也像我們一樣是有限制的。主耶穌雙腳曾沾上巴勒斯坦的塵土,他的汗水也曾滲落在客西馬尼園的塵土;他在十架上呼出最後一口氣時,也加入了我們的行列,成為死亡的塵土。

這正正是我們信仰的核心,當上帝的兒子像我們一樣成為塵土,並被釘身十架時,身為塵土的我們,便從此得着改變。不過,這並不表示我們不再是塵土,我們依然是有血有肉的人,仍然要經歷生老病死這些人生的痛苦,因為這過程,是塵土所不能避免的。

但是,當上帝的兒子親自為我們經歷一切塵土要面對的痛苦時,便使我們這些塵土的經歷都得到改變,有着新的意義和價值;一粒微小、沒有價值的塵土,從此變成有意義和有價值的塵土:我們虛無的生命,從此滿有上帝的永恆生命,我們的形象也從此附有基督的樣式;正因為有着這個新的樣式,那句「你本是塵土,仍歸於塵土」,已不再使我們感到沮喪、無望和氣餒;我們亦不再因為逐步走向死亡而覺得驚惶和恐懼,因為十架的記號,讓我們曉得死亡不再是我們的終結。十架是一個救贖的記號,正如聖保羅不斷宣告:「然而,使耶穌從死人中復活的上帝的靈若住在你們裏面,那使基督從死人中復活的,也必藉着住在你們裏面的聖靈使你們必死的身體又活過來。」(羅八:11)

大齋期到底是歡笑抑或是灑淚的節期呢?相信大家至此已有所領悟。大齋期透過標記提醒我們,基督徒的信仰生命,其實是死亡和復活並存,這種事並非在我們走到人生盡頭才會出現,而是每一天都在發生。我們與主耶穌一同踏上通往耶路撒冷的道路,旅程中是五味雜陳,有喜樂、憂慮、滿足、無奈、盼望和沮喪;但另一方面,我們又以復活的基督徒身份,與主同走「塵土之旅」。我們毋須等到「復活日」才與主耶穌一同復活,在我們領洗那一刻,水在我們額上流過時,復活主的生命,便如同他的一道血脈,在我們這如同塵土的生命中流過,讓我們從此「復活」。

各位弟兄姊妹,我盼望你們都能度過一個活在基督裏的大齋期,並且無時無刻緊記「塵土」和「十字架」這兩個標記,記得我們已經是得着十架救贖的「塵土」!

+ 鄺保羅

註:資料來源自香港聖公會教省網站,詳情請點按此處